受完訓回到營區,
隔天才進行放假,
就這樣莫名被吃了一天假,
讓我放了三天而已,
放完假回來,
就開始了我在保排的軍中生活,
我們這排組說實在的就是只有硬可以形容,
但也因為這樣,
我們排組的菜鳥明顯比別人好,
為什麼會這樣,
都是因為我們在就寢前都會帶到一旁出操,
練立正.稍息.舉手答有.唱軍歌,
感覺上很硬,
但是其實還好,
有一次學長問我們這群菜鳥:
(比他菜都是蔡啦!)
新兵舉手,
結果我沒舉,
就這樣我就被罵了:
杜承翔,你不是新兵啊!!
結果我就乖乖舉手了,
說到這,
我說明一點,
我不是白目沒舉手,
因為我們新兵到部後三個月就不叫做新兵了,
所以我那時很納悶,
後來我就跟那位學長說:
學長,我都到了三個月了,
他說:你不是受完訓才到部嗎?
我:12月那時我就到部了,
他:嗯,我知道了.
這是我剛到時發生的事情,

而在我的業務上,
這是我感到壓力最大的地方,
因為學長交代的事情還滿多的,
從生活上到業務上都在管,
要我服儀要整齊,
鞋子要乾淨,
體能要好,
衛哨守則要非常熟,
軍歌每條都要會,
自己業務上的事情要非常熟,
該做的每一動作都不能錯,
不准被其他人點到我...
最後一條算是最重要的,
因為我是他徒弟,
他是我師傅,
(軍中是這樣子稱的啦!)
所以他很希望我不要被點到,
說是會丟他的臉,
結果過了沒多久,
大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
他就退伍了,
那時候的他,
說他是有個性還是沒人緣呢?
很少看他和別人交談,
在他自己的業務上他非常的行,
之前還是零缺失呢,
不過他的個性就是會讓人覺得很怪,
獨自一人行動,
連退伍走的時候也是一個人背著包包就離開了,
沒多說什麼,
就這樣,電瓶室就剩我一個人了,

我的職務上,
我被稱做電瓶士,
因為就是管理全營的電瓶,
要清楚知道他們的完善,
哪幾顆是好是壞,
壞的要幫他們修,
到期的要幫他們換,
每台車電瓶三個月進場一次,
看看是否有受損.沒電,
而我要做的就是充電.讓它保持完善,
還有在每次充電時都要記錄,
充到三用電表顯示12時就代表好了,
就這樣那麼輕鬆,
而我的職務還有個好處,
就是可以在中午時留守,
中午不用集合吃飯,
下午五查不用去,
直接到開工時再起床,
而我的工作就也因為沒什麼,
所以這一年多也就輕鬆的過,
沒什麼大事,
連督導都算輕鬆的過關,
連鑑測也是高分過關,
所以在部隊的時間都很爽,

先打這樣,
未完...

全站熱搜

flysheepw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